無法對於丈夫感到放心的自己委託了大陸徵信

Unable to feel comfortable with her husband

Unable to feel comfortable with her husband

難道失去過的就再也無法回來了嗎?她低聲嘆氣著,
自從丈夫在幾年前去大陸拓展事業後,一切都變了,
原本一年都會回來好幾次的丈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漸漸地會以工作繁忙或是身心俱疲為由而再也不回來了,
無法對於丈夫感到放心的自己委託了大陸徵信
曾希望著大陸徵信的人可以向她遞來關於丈夫的好消息,
想不到大陸徵信給她的調查結果卻是她怎麼想都不想知道的真相,
她手上握有的鐵證是一張相當幸福的家庭照片,
那是看起來十分開心的丈夫與一個年輕貌美且抱著一個嬰兒的女子的合照。